夜寞凡鲸

=寞鲸,叫夜凡也可以w,b站ID夜寞凡鲸1217,微博ID寞鲸,半次元ID夜寞凡鲸,网易云ID夜泽,欢迎扩列(扩列私信吧w)关注。
渣文手,沉迷画画无法自拔
似乎有两个职业是coser和主播呢w
主凹凸和小英雄,aph淡圈期
aph主露中复普洪雷点冷战
凹凸主all金【雷点嘉瑞嘉(但吃粮)】
然后小英雄除轰胜轰无雷点,主all出
文,脑洞要请要来授权
谢谢你的关注w

【瑞金】再见

妈耶这篇刀终于肝完了
这是带入我个人经历+脑洞的文
现实中的“金”已经走了...
其实和朋友说起这个脑洞她们都认为带入格瑞会比较合适
但是我觉得金其实也经历了很多,只是带着微笑着的面具而已
嗯...这大概就是对角色的理解吧
角色ooc严重
瑞金only注意
刀注意

开始啦

【我费劲心思,只为好好的和你说一句,再见】
金死了。
这个消息来的很突然,至少对格瑞来说很突然。
接到消息时格瑞刚刚下课,还打算明天去医院看看金,就看到了手机上母亲发的消息。
很长一段话的开头,大意是要承受住这个消息,最后说
“虽然知道你会很伤心,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,以免以后知道你怪我”
格瑞当时站在马路上看这条消息,直接定在了那里,假如不是后来汽车巨大的喇叭声,他大概会因为车祸死在那里。
回到自己的租房,直接摊在床上,回忆起最后一次在医院见到他。
他没有带金色的假发,头上的头发因为第二次化疗掉光了,听到格瑞,凯莉的声音,他湛蓝色的眼睛微微睁开,想看看格瑞和格瑞,同时强行扒着呼吸罩,想和他讲话。
他的姐姐帮他把呼吸罩拉下来,并且把他扶起来,然后默默退出房间,和外面的丹尼尔讲话去了。
凯莉看到金那个样子,向来坚强的她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,但是她还是强撑着笑容说“金你是不是玩游戏玩多了...我和格瑞还在说你是游戏肝爆炸了呢”
“哈哈哈哈差不多吧,跟你说,我癌细胞扩散的前一天晚上还在打游戏”金勉强的笑着,想办法遮住脸色的苍白“我不肝完那堆游戏我还死不了”
格瑞想到这里,打开了自己平板上的游戏,随便点开了一个关卡,挑选助战的时候,金的游戏名依旧在。
大概...官方根本不会知道他已经死了吧。格瑞想着,双眼有点模糊。
他很想大吼,对着金大吼,说你说好游戏没有肝完是不会走的,你骗人。
大脑一片混沌,格瑞索性抛弃这些都不想了,躺在床上陷入沉睡。
第二天格瑞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12点,格瑞从来没有起来这么晚过。眼睛有点疼,他想,大概是昨天做梦时候哭了吧。
手机屏幕闪啊闪,消息已经到了99+,格瑞烦躁的拿起手机,回了一句我还好就关机了。
起床,洗脸刷牙,一切按照正常顺序进行,到了梳头发的时候,格瑞看着镜子突然愣来一下,想到金平时老念叨自己这样不好看,为啥不扎个辫子之类的。
“今天就听你的了...你觉得呢”格瑞对着空气喃喃到,但是没人回应,也不会有人回应了。
格瑞简单的扎了个辫子,就往金的家里走去,秋看到了格瑞明显愣了一下,但是还是依旧打开了门,朝他笑了笑,假如忽略已经红透的双眼和严重的黑眼圈,看起来和原来还是一样,她先是进去拿了些东西,走出来对格瑞说
“你来了啊,本来还打算去找你的,这个东西给你”秋手里提着一个袋子,格瑞疑惑的拿出了看了看,是信封,信纸和一些折纸,上面写的都是日文,秋叹了口气说“这是我们在成田机场买的,给你留作一个纪念吧,这个折纸的啊”秋拿起来,脸上有笑意还有一丝丝怀念“金原来一直折,结果怎么都这不好,就开玩笑说自己这手简直白长。”秋顿了一下,又将格瑞领到了金的房间“这里面的东西你拿走一些吧,像这种手办之类的,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。”看着格瑞望着一本书发呆,就悄悄的离开了。
格瑞把那本书拿出来,上面贴着标签的地方记着一个魔法
     “在死者头七那天,把他最喜爱的东西和自己的血带到坟墓前,按照下面的图案画好,就可以将他从新召唤于世界一天,从当时开始过24小时,代价是自己1年的生命,机会只有一次,召唤完以后不能再次召唤”
格瑞看到这段话眼睛里充满了意外,还有一丝尝试的心理。他将金的手办和周边都放到了秋给的袋子里,打算和秋说一声离开。
秋看到他准备走了,还给了他一个怀表,说是给凯莉,她也陪了金很久。
最后的最后,秋说“格瑞,我可以抱一下你吗?因为大概很久都见不到了。”格瑞放下袋子,抱了抱秋,突然想哭。忍住眼泪,对秋告了别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格瑞在房间里,盯着那一大堆手办,眼泪掉了下来。他有些慌忙的擦着眼睛,眼泪却越擦越多,他干脆不管了,任由自己在房间里大哭。
——分割线,金的头七
早上6点,格瑞就到了金的墓前,金的墓在一个山顶上,附近种了一些花花草草,墓上是金的的彩色照片,笑容依旧和天使一般。
格瑞从袋子里拿出几个金以前最喜欢的周边,摆在一边,然后拿出一只粉笔,对着纸条上的符咒在地面上画起来。
画完后格瑞把周边放到了中心,然后往符咒四周浇了自己的血【从上次体检的医院要来的】,就安分的蹲在那里等着。
  过了一会,有人轻轻从身后拍了格瑞的肩膀,格瑞回头一看,金色头发的少年将手背在身后,笑容还是以前一般可爱,他轻轻开口,
“格瑞,早上好!”
格瑞盯着金,仿佛傻了一般,直到金对他的眼睛摆了摆手,并问还好吗,他才反应过来,说了一声早上好就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金看到格瑞有点傻的样子噗呲的笑了出来,然后对格瑞说 “走啦格瑞,我还要吃早饭呢!” 说着往山下走去 格瑞条件反射的跟上,说“好,是门口的那家早餐店吗?”金点了点头,继续大步往前走去。
——分割线,金已经吃完了早饭
“还是格瑞你了解我!点了我最爱吃的w”金解决完面前的早饭,对着正在付钱的格瑞笑嘻嘻的说。
“嗯,多吃点”格瑞看着面前的少年,淡淡的说。
“吃完了!今天可以去游乐场吗!我因为身体已经几年没去游乐场...”刚开始还兴高采烈的金说到自己的身体,湛蓝色的双眼瞬间黯淡下来。
“嗯,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今天我都听你的”格瑞牵起金的手,往巴士站走去。
“格瑞最好了!!”金兴奋的跟着格瑞“那我到时候要玩过山车!”
“好”格瑞应了一下,脸上染上了丝丝笑意。
——主要是不知道咋写反正到了游乐场
“哇哦!!!游乐场变更漂亮了”金惊喜的看着游乐场“格瑞格瑞!走啦走啦!那里有过山车!”说着就拉着格瑞的手往前跑去。
“你小心点啊...”格瑞跟着金跑起来,很快就到了过山车排队的地方。
——坐完了过山车
“格瑞...你没事吧”金看着脸色有点苍白的格瑞,拍了拍格瑞的背。
“没事...你还想玩什么?”格瑞坐了一会,从新站起来,牵起金的手“不要跑那么快,跟着我走。”
“嗯...我要玩那个”金指了指那个打娃娃的摊子“我挺想要那个娃娃的...”
“好”格瑞牵着金走到了那个摊子上,拿起一把枪,瞄准了几个气球打了过去,气球全部被打爆了。
老板娘拿起熊,递给了金,笑着说“你们俩玩的真好啊,祝福你们”
格瑞把枪放了回去,对着老板娘点了点头,表示感谢,就牵着抱着熊的金离开了。
格瑞和金玩遍了游乐场,最后他们没有去所谓圣地摩天轮,反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,找个木椅做了下来。
金放下熊,站了起来,看太阳一下一下往底下移,他回头对格瑞笑着说
“谢谢你陪我玩了这最后一天,你一定找的到一个女孩子,然后和她共度一生。”看着站起来的格瑞,金湛蓝色的眼睛里有了泪水“呐...格瑞,让我抱一下你吧。”
“嗯”格瑞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少年,轻轻的抱住他,看着他的身体一点一点透明,在落日的照耀下,金黄色的头发呈现出一丝橙色。
“金...我爱你,”格瑞迟疑了一下,对着已经开始消失的金说。“还有...再见”
金瞳孔放大了一下,有点心酸的,笑着对格瑞说,
“我也爱你,再见啦”
金的身体最后化作了光点,在已经黑下来的天空里异常明显,它缓缓的,缓缓的升上了天空,格瑞一直看着它彻底消失不见,对着熊默默的说,“终于可以和你好好的说一句再见了”格瑞对着熊勾起了嘴角,笑容里面带着一丝凄凉“但是啊,我再也不会找不到比你好的人了,你的祝福...我可能接受不了啊”说完就抱起熊,往门外走去。
END
【今夜的星空很漂亮呢,湛蓝的就如同你的双眼一般】

评论(7)

热度(32)